叶向农在茅于轼的blog留下一段有名有姓的评论,被删除,原文见内:



所有跟贴·加跟贴·指点江山论坛主页 ·叶向农文选

送交者: archive 于 December 30, 2008 14:50:36:

不要搞name-calling, 不要动不动就骂人,有道理讲道理。让茅自认为其结论成立的argument基本上是成立的:比方说,在过去很穷的时候,粮田面积比现在大,土地劳动力比现在多,粮食供应反而比现在紧张,等等。但我不敢说茅的结论是正确的或可行的,因为茅的题目太大,存在在现行体制下无法解决的鸡先蛋先的问题。如果茅是在为土地私有化投石问路,茅的问题在于其颠倒问题的先后次序:如何使用土地是谁拥有土地之后的话题。比方说,如果某片土地明确属于我私人拥有,那么,如果茅从经济学的角度给我如何使用这片土地的advice,我会感谢/酬谢茅,但到底如何让我的这片私有土地为我产生最大收益/利润,最后应该是在尊重公法的前提下由我说了算。另一方面,如果继续现在的“名为公有,实际上存在‘酌情处理‘空间”的土地制度现状,茅的命题毫无意义:在这种利益压倒那种利益时,XYZ亩红线会被“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为蓝线;在那种利益压倒这种利益时,XYZ亩红线会被“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为超级红线。

个人认为,现在大陆必须在公和私之间做出抉择:要么彻底公有,全面复辟社会主义,要么彻底私有,全面复辟经典资本主义,现行的半公半私/公中大有私/私中也有公的官僚资本体系不能继续玩下去,一是贪官偷梁换柱的温床,第二,以这种权力运作下的“酌情处理”方式分配财富/利益,最后必然导致战争。当然知道,公和私的议题涉及政治体制问题,但这里似乎不是探讨这类话题的恰当场所。

如果朝野共同选择彻底私有,中国的土地问题和粮食问题将由市场来解决:小农户必然被大农庄所取代,大农庄必然被更大的“agriculture industry”所取代,土地太多时,必然有人在利润的驱使下变farm为commercial development,土地太少时,必然有人琢磨如何改良新疆隔壁沙滩的土地。

如果朝野共同选择抛弃“彻底公有”,那么,土地商业化势在必行。这一点,左翼朋友要想通:在全面复辟社会主义反正不能在下个礼拜就实现的情况下,在人(如欢场女生)的躯体都能以商品形式流通的情况下,凭什么唯独作为重大资本要素的土地不能以商品形式流通?在没有出现“下岗”问题之前,一听到“毛泽东”这三个字就嗤之以鼻的工人绝不在少数,同样,在土地成为商品之后,更多的人会开窍。

有些人不能理解我讲的现有“生产关系”已经严重阻碍各部落“生产力”进一步解放这句话,因为今天比昨天富有了。茅所引导的这个结论/讨论/争论也许能引起这类问题的进一步探讨。

美国 叶向农 12/30/2008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指点江山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