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资本主义的全球危机」(global crisis of American capitalism)



所有跟贴·加跟贴·指点江山论坛主页 ·叶向农文选

送交者: 亚洲周刊 于 February 16, 2009 15:50:13:

回答: after TARP and the new Stimulus, 华尔街高管收入限制更严 由 archive 于 February 16, 2009 15:40:51:

越演越烈、深不见底的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虽不至于是资本主义的末日(the end of Capitalism),却提醒了我们,其实「我们所认识和理解的资本主义」早已结束(the end of Capitalism as we know it)。

资本主义自我更新的能力(capacity for self-renewal),原是它最大的优越性。经济学家熊彼得(Joseph Schumpeter)认为,资本主义成功,因为它不仅懂得立新也懂得破旧。在他的眼中,资本主义的发展史,根本就是一个新的生产技术取代旧的生产技术、新产品取代旧产品,以及成功企业取代失败企业的过程。没有了这种「创造性的破坏」(creative destruction),资本主义就会失去它倾向创新的动态趋势与不断进取求变的精神。

在今日全球的金融体系中,对冲基金(hedge funds)的工作本来就是进行「创造性的破坏」——将估值过高,甚至百病丛生的公司抽出来公诸于世,而自己则在这个过程中获取巨大利润。同样在市场中扮演「破坏者角色」(destructive agents)的还有分析员、传媒、金融监管机构以及精明的投资者。

问题是,作为一种内置式的自我反正机制(built-in self-corrective mechanism),创造性的破坏工作能够顺利、有效地进行,关键在于破坏者必须懂得怎样分优辨劣和准确评估价值。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反映了在今日的资本主义制度下,价值(value)的概念已经被彻底模糊;而当投资和金融产品的价值无法釐定或被无限推高,市场的失效便无可避免。

这可以追溯到一九七三年在《政治经济期刊》(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发表的一篇题为《期权与公司债的定价》(The Pricing of Options and Corporate Liabilities)的文章。此篇现已被奉为经典的文献,提出了一条根据有关潜在资产计算多种金融衍生工具(financial derivatives)价值的方程式。

自此之后,金融衍生工具的买卖大行其道。发展到今日,全球金融衍生工具的假设性价值(notional value),已远远超过全球经济生产的总值。本来金融衍生工具的目的是让企业和投资者转移和分散风险,但人的贪得无厌,使它很快就成了一种可以令人一朝致富或倾家荡产的赌博工具。

企业与投资者对金融衍生工具的盲目投资,以及随之而来的巨大、无法管理的风险和泡沫,才是今日几乎每一个人都身受其害的全球金融危机的真正原因。这也是资本主义「创造性的破坏」一次史无前例的「破坏性转向」(destructive turn)——新的金融产品带来的,不是「去芜存菁」,而是「连根拔起」。

在这重意义上,资本主义可以说是进入了「后现代」。在后现代的资本主义世界,金融衍生工具的价值就像作品或者文本的「意义」一样无法捕捉、掌握和确定。法国哲学家、后现代主义代言人德里达(Jacques Derrida)说过,文本的「意义」永远无法被准确找出,因此只能被不断「延伸」(defer to)至其他的意义。在这样的情况下,文本的意义变成了一条停不了咬食自己尾巴的响尾蛇。这个比喻,用来形容雷曼兄弟等金融机构衍生工具的价值,可说是十分恰当。金融衍生工具的设计者、销售者、投资者和监管者,没有一个说得清它的价值,这根本就是一个典型的后现代主义场景。

这惨烈的一役会否动摇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现在当然是言之过早。可以肯定的是,美式资本主义作为一种主导性(dominant)和规范性(prescriptive)的意识形态已经受到重创。「美式资本主义的全球危机」(global crisis of American capitalism)等字眼已开始出现在西方的媒体和学术期刊,强烈的反美情绪正在酝酿之中。美国将要面对的,不是来自不同文化和文明的衝突 (clash of civilizations),而是幻想破灭的追随者对欺骗他们领袖的秋后算帐。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指点江山论坛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