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六(2000年6月24日)叶向农留给上海海关书面声明的速记手稿(叶当时要求海关方面将叶写给海关方面的书面意见复印一份给叶留底存档,但遭海关方面拒绝,加上叶的航班起飞在即,叶只能采取速记的办法。) 叶将从海关借来的纸撕成两半,速记了两份:一份带回美国,一份留在国内(见附图)。

完整的声明内容,经叶回顾和整理如次:

第一:我对能否携带非保密(绝密)性政府文件出境,尚不熟悉有关方面的具体规定;
第二:我强烈反对海关扣留我随身携带的非政府文件;
第三:在地球村的今天,海关的如是作法,在技术上恐怕也行不通,相反,会引起人们的不悦乃至反感,进而迫使人们把小事转化为大事;
第四:希望有关部门认真研究和处理与被扣留文件相关的事件(即苏北警民冲突事件),并希望在今后回国时看不到类似现象的发生。